麋鹿

醉心山水 望得道飞仙 道在中庸

二十几岁,也应该是个为性感到困惑的时期吧。有时候会发生这种原始的冲动,有时候也会找不到发泄的出口,更多时候找不到一个放心倾诉的人。它有时讨厌,有时痛苦,有时曼妙,有时五味杂陈。

看完《女性瘾者》,觉得没有了爱的性也是挺空虚的吧,甚至是绝望的。

生活还是充实点好。

最近有点宿命论倾向,但深感是不应该这样的。好好学着调解自己的烦恼吧。

评论(1)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