麋鹿

醉心山水 望得道飞仙 道在中庸

最近事情好多,社会上的,学习上生活上的。

好像很多事情都会不断有新的,出人意料的结果。所以很所事情,都不会再去过早地发表言论,而且本来也不善于发表言论。想想我发表社论的热情有一大部分都被高三的议论文给杀死了,现在看来,过分地讨好某人或某事是会贬低自身价值的。

评论